第04:写作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2年03月18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金汇港的等待

  □高明昌

  水总是以饱满的热诚、禅定的心态、坚毅的步伐,去它该去的地方,从未倦怠与休息,人是很难做到的,比如我就是。我在河岸走了半小时,看了半小时,想了半小时,我对水有了一种生于心底的景仰。其他不说,这河里的水呀,总是流淌在可以流淌的水道上,不逾矩,不犯规,微风来了起点涟漪,阳光来了做成镜面,雨点来了起些水花。无数个日子,一种态度,几个做派,你看到了它,它也看到了你,相看两不厌,无语,无语是相知的最好状态。

  我记不得那天是几月几日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所处的位置,当我站在被奉贤人民称作母亲河的金汇港面前时,河流就成了我俯视的神物,神物总是奇异。河面上的点点阳光,裹挟着河上水流的清气,慢慢向我拂来,贴着面孔,像是母亲双手的摩挲,我感觉自己顿时被物化了、同化了,变成了河里的一滴水,或者一股清流,正在与所有的水,所有的清流,一起忙碌,一起奔波,一起欢唱,从南走到北,又从北走到南,昼夜流淌,昼夜欢唱。

  像在奉贤的土地上撩开的一道印痕一样,金汇港就是横亘在奉贤大地上的一条水道。水道绵延数十里,像极了飘带,悠悠地躺在大地之上。金汇港的一切都在自然的秩序中,非常谦卑地用自己的血汗,连着汹涌澎湃的杭州湾,倚着滔滔汩汩的黄浦江。从此,南面有亿万斯年的伙伴,北面有千年不散的朋友。金汇港多了一份远古、远方的气息。我在水闸上看风景,感受到了这气息的弥漫。一道水闸大门,规定了咸水与淡水的交融时间,也让它们知道了交融是一个机遇,更是一种幸福。我在寻找一个答案,河水清幽幽,海水黄灿灿,江水白乎乎,肤色不同,来来往往,却从未有过龃龉。海水、河水、江水都是水,都是家,都可以驰骋,都可以逢源。水生鱼,鱼为水生,水为人生。我看见了河岸两地的几处高大的扳罾,看见了大海里起伏的点点船帆,看见了水草、水泡、水汽,看见了垂钓的老者,身边是一只老旧的鱼篓,一只榆木的老凳压在屁股的下面,眼睛对着河面,他在搜索水面,也在等待,等待着鱼线的颤动,等待的快乐自得知,等待蕴含着修行,而修行总要见诸行动。

  金汇港是奉贤人的等待,是祖辈的等待,不能忘记的岁月是1978年的冬天。奉贤十几万老百姓,意气奋发,心想一致,浩浩荡荡地走到一起,只为一个等待的出现。绵延几十里的工地上,红旗招展,人声鼎沸,人头攒动,所有的人都铲着泥土,所有的手都紧握担绳。他们硬是用扁担、铁铲、铁锄、畚箕,一块泥一块土从河底向河岸挑去。很快,河岸变成了高坡与山丘,漫延数里,起伏有致。一群人的劳碌,一群战士的奔突,一种力量的组合,从早上到傍晚,从傍晚到早上,慢慢地,慢慢地,看见了河的雏形,看见了河流的模样。土地里的水,无数的水,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滴、两滴、无数滴,滴滴成水,九九归一。金汇港水流成河,奉贤人等待的大河终于轰然而现。人们喜出望外,奔走相告,等待在自己的手里变成了一个事实,变成了一处景观,变成了一种文化。

  景观总是多劫难,历来如此,金汇港也是。1990年8月,离金汇港竣工十年零六个月,老天在空中生起了一座大火炉。六月开始,40多天的高温高照,土地皲裂,庄稼萎靡,人心也惶然,大家都在等金汇港北闸开闸。北闸顺应民意,机器轰鸣,响彻天地,如同呼唤之声,引进浦江水源达6356万立方米,旱情缓解,人心舒缓。但灾难还在继续。时隔六年,1996年6月13日至19日,老天爷成了水天,暴雨如注,七天七夜,日降雨量达92.6毫米,庄稼、农田,都在水流中,河面与地面持平,人们又开始等待。审时度势的金汇港,南北水闸紧急启动,三日排出水量达8072.21万立方米,水渐渐少了,等待渐渐有望了。无法无天的大自然又一次俯首称臣,金汇港再立奇功。问,没有金汇港,这个水怎么来法又怎么去法?人说,很难说,有人说,自有流处,但我相信,人为的设计有时也是顺遂自然的。

  我思考着这一场场的苦难到来的缘由,想来是上苍给予的铁定遭遇。一群人与一滴水、一条河的故事,永远在风雨里依存延续,有水无水,都是需要经历的,有河无河却是不一样的。掬一把金汇港的流水,想告诉金汇港,有了你就有了逆转,有了重生,关键需要付出。金汇港流水潺潺,敞开了宽阔的胸怀,继续等待着过往的船只、鱼群、人流。听过风声,听过雨声,听过雷声,看过闪电,大河满小河满,谦受益满招损,是历练、是考验,几十年的风雨如磐,已经成了一条生命之河,智慧之河。在与你对话中,你启示了我,土地是父母,大桥是通道,沉寂与热闹,没落与辉煌,都重要。再将手放在水里,看一眼水,水清冽无比,润滑无限,寡淡少欲,像极了善良的化身,任何一滴水都愿意进入你的怀抱,都愿意体会日行之艰,都愿意化解无妄灾难。

  一滴水与一河水的结合就成了永不枯竭的水源,水源化作了生命之河,生命之河就会处处有灵性,就会孕育生活与生命的奇迹。这是母亲河的特点,母亲河是水河,也是心河。离开了金汇港,到了海边村的老家,看到了家里的锅盘碗盏,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我就知道,此刻水的灵性已经远离了我,我又成了平时的我,我看得见的老家,就是眼里的老家,心里的老家。

  老家的背面有一条河流,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流水声常年唧唧地响着,不轰隆,想去探究一下流水的归处,顺着水声一路走去,一路寻去,有一种高尚等待的感觉心中升起。我希望这水应该向西流,向西流,那儿就是金汇港,成为金汇港里的一滴水就会得到永生。此时想:水光潋滟靠大家,而你去了,今生的你,就很难干枯,涌动是流水不蠹的唯一法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民生
   第03版:倾诉
   第04版:写作
图片新闻
梨树的四季
春天的力量(外一首)
申城防疫迎大考
金汇港的等待
东方城乡报写作04金汇港的等待 2022-03-18 2 2022年03月18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