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写作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长在心底的小田岸

  □俞富章

  这些日子,脑子里总是闪现出一条小田岸来。

  这是长在我老家老屋东侧的一条田岸。这是一条狭长的小路,一侧是一条无名小河,河水由西来时谓之涨潮,由东而西时谓之落潮,我家的饮用水都取自这条小河;一侧是一片农田,这片农田里,随着四季更替,常常变换着作物,小麦,水稻;油菜,棉花;还有红花草,秧田等等。这条田岸没有特别的名字,我一直都叫它小田岸。其实,小田岸也只是我们老家人对于田岸的一种统称,老家人称庄稼地里那些纵横交错的阡陌,都叫小田岸。

  我没有考证过它的建筑年代,想来,它也拥有蛮久远的历史,至少与我们老宅前的无名小河应该是同龄。它的雏形大概是自然形成的。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茫茫泖田里,有一条浅浅的水沟。过了很久,有人看上了这片广大的泖田,并将泖田开垦成农田,于是,那一条浅水沟,挖成了深水沟;挖出来的泥土堆积在水沟两边,成了沟岸。又过了很久,水沟边的土地上建起了房子;住在房子里的人们把水沟挖深挖宽了些,变成了河,沟岸成了河岸;河岸不仅发挥着拦水储水的功效,而且,成了房子里的人们出行的必经之路。这就是这条小田岸的由来。

  小田岸的结构十分简单,是用泥土堆积而成的,没有钢筋,没有石块,没有水泥,没有黄沙。但是,小田岸沿河一侧,有一些树,有朴树、桃树、楝树、桑树、柳树等,更有各种各样的杂草。这些树和草,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出现在这里的,也不知道哪些是自然生长的哪些是人工栽种的;而我总感觉它们经历了至少百年以上的风霜雨雪。正由于这些树和草的根系深入小田岸的深处,密密麻麻、相互缠绕,并与组成小田岸的泥土融为一体,才使这条小田岸历经风霜雨雪、洪水大潮而百年不溃不决!

  这是一条我最熟悉的小田岸。是的,所有我走过的乡村小田岸,只有这一条,可以让我刻骨铭心!我丫丫学步时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这条小田岸;这条小田岸是我用双脚走人生的起点,也是我人生中认识的第一条路。我母亲曾经说,刚学走路的我,常常要往这条小田岸上去;后来我猜想,我那么想踏上这小田岸,大概是想到更远的地方去吧。我的童年,大把大把的时间都留在了这条小田岸上,我在小田岸上玩过蚂蚱,玩过蚂蚁;我在小田岸上捉过蝴蝶,捉过蜻蜓;我在小田岸上,挖过荠菜,挑过马兰;我在小田岸上,钓过田鸡,钓过黄鳝。这条小田岸,下雨的时候,有点泥泞,路上爬着蛤蟆,还有蚯蚓;晴天的时候,有点土尘,路边长着猫眼草,还有蒲公英;小河里,有老鸭有泥鳅,还有茭白水草……夏天的晚上,走在小田岸上,可以看到神奇玄幻的萤火虫;秋天的晚上,走在小田岸上,可以听到美妙的昆虫交响乐。小田岸上承载着农村孩子的欢乐与梦想,多彩而神奇。

  很长很长的时间里,这条小田岸上从来没有车辆经过,没有车轱辘光临,直到我家买了一辆自行车,才有了自行车的车胎印;小田岸坑坑洼洼,留有无数深深浅浅各种各样的脚印,其中有老牛的脚印,小猪的脚印,猫的脚印,狗的脚印,鸡的脚印,鸭的脚印,更多的当然是人的脚印,如果认真的找,可以找出爸爸妈妈和我的脚印……是的,这条小田岸上,有我留下的无数脚印:幼小的,少年的,青春的,还有中年的。我在这小田岸上,来来往往的行走,走着走着,就长大了;走着走着,就走远了。我上学了,上学、放学,这条小田岸是必经之路。去县城,到市区;后来去参军,上大学,离家越来越远,远行的第一步,出发的起点,都是这条小田岸。

  后来,我远离了这条小田岸,走过了各种各样的路。走了很多的水泥路柏油路,走了很多石子路石板路,走了很多的塑胶路木板路……;走得远了,越走越远。走了很多大城市的路,走过上海的南京路,南京的中山路,北京的长安街;还走过不少外国的路,走过俄罗斯红场的路,走过巴黎凯旋门前的路,走过纽约金融街的路,还走过联合国总部里头的路……。尽管那些路豪华、时尚、壮观、现代、热闹、传奇,可是,对于我,一个从小田岸走出来的人而言,走在那些路上,总有一种陌生和遥远的感觉,路是路,我是我,那些路上没有我,我只是一个过路人;几乎所有的路都没有小田岸那样亲切温暖,那样令我安心踏实。

  小田岸虽然没有车水马龙的热闹与繁华,但它却曾是与我关系最密切的路。它是一条我闭着眼睛不会走岔的路,一条在黑夜里我能唱着歌曲放胆行走的路,一条连着我的肠、牵着我的心的路。每每走在遥远的他乡的路上,我始终没敢忘记,我人生出发的第一步,我迈向远方的起点,就在那一条小田岸上。儿行千里母担忧。我没法忘记,小田岸的那头有父亲挥手的致意,有母亲默默的等候。走远了,小田岸成了连线,我成了风筝;起步的地方,既有牵挂,更有一种强大的引力。小田岸的那头住着我的父母,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走得再远,总要回家。每次从远方回来,踏上这条小田岸,那种强烈的亲切感就会扑面而来,我的脚头便安稳,我的内心就平和……

  人生总是要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和折磨。先是母亲去世,后是父亲去世。父母在,家就在;父母不在了,家也就发生了变化。那条小田岸随着父母的去世,仿佛与我的生活也渐行渐远。几年前,因家乡建设与发展的需要,村庄已经全部拆迁,我再也没有回过那条小田岸。

  一个人的一生,会走过无数的路。其中,一些路,一旦走过了,是再也走不到了;一些路,即便永远不会再走,它已经长在了人们的心底,脚虽不能踏,心却总在来回走着。我的心底,就已经长出了一条小田岸,一条开满了蒲公英花,白天有蝴蝶和蜻蜓,晚上有萤火虫的小路,一条生机勃勃,色彩绚丽的小路,一条一头连着亲情一头通向远方的小路。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一周
   第03版:倾诉
   第04版:健康
   第05版:东方社区周刊
   第06版:视点
   第07版:民生
   第08版:写作
难掩激动
枯萎在秋冬之间
长在心底的小田岸
城乡飞虹·黄金海湾
东方城乡报写作08长在心底的小田岸 2020-11-20 2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