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倾诉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找了个川妹子老婆
  口述/:思哲  文字整理/飞侠

  赵晓莉似乎对吃穿戴不那么讲究,有时我请她到饭店吃饭,还劝我不要大手大脚。也许因为觉得赵晓莉人品好,我发现她似乎比一年前见面时人长得高了。

  ●我是浦东机场一名普通的装卸工人,今年四十岁的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这得益于国家的二孩政策。如愿生得二孩是一件幸福的事,却也感到了实实在在的生活压力。老婆怀二胎的时候,我把她送回了我老家,由我父母照顾。老婆住院生娃的时候,我在浦东机场和同事们一起在飞机上忙装卸呢。

  我和我的川妹子老婆在上海相识并相恋。我是一名初中辍学来沪的打工仔,而她也只是一个平平常来自四川的小学刚毕业的打工妹。我们都是来沪打工族中普通的一员,俗语说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我2000年来到上海,此前在老家已经辍学三年,随父母种地。由于我还有个哥哥,父母也相对还在壮年,家里不需要那么多人种地。我便来到上海投奔我的叔父。叔父自己开箱式货运车跑运输,他说那活太苦,我又没驾照不会开车,在印刷厂上班的婶娘把我介绍到了印刷厂里当流水线工人。

  那是一家有一定规模的国企,用工比起私人小厂要规范得多。所以我进去非常安心地上班,脏活累活抢着干,车间主任很喜欢我。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进厂头一年厂里的工会还组织我们去黄山旅游。这让我的老乡们羡慕不已。都说我找到好工厂了。

  好厂好工作,我一做就是两年。我在离上班较近的北新泾租了房子,下班无事与老乡和新认识的五湖四海的朋友一起呼朋引伴,喝酒打牌,网吧上网打游戏,要多开心就有多开心,要多自由就有要多自由。离家的第一个春节,我没回去过年。没想到打工生活会如此惬意,初来上海的我似乎把故乡亲人给忘了,大概就是评书里说的乐不思蜀。

  我不想父母,父母却一直牵挂着我,他们让叔父和婶娘给我带信说我都二十三岁了该找个老婆了,村庄上和我年龄不相上下的谁谁孩子都顺地跑了。让我抓紧时间找,别像我哥早先挑挑拣拣,挑到后来年纪大了,只能找个离婚的。我回说不着急,到时候给他们带个老婆回去。

  我嘴上说不着急,心里其实也急!怎奈厂里年轻小姑娘太少。周边住的打工妹很多,可又都不认识。另外,我身高不到一米六,还偏胖,老乡都喊我“冬瓜”,也是得不到女孩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

  ●都说网上好找老婆,我也没少往网吧里跑。上网聊天的钱没少花,可就是连个女网友都没找到。知道情况的叔父、婶娘开始在我耳边唠叨说我不能老泡在网吧里,上瘾了可就不好了。我倒是不怕上瘾,却有点心疼去网吧白花的钱。

  正在我为要不要继续去网吧而犹豫的时候,认识了同住一个大杂院的祖强。第一次听他说姓祖我还说笑了一番的,要是取名“中”或者“付”这不是占人便宜嘛。祖强也笑说姓祖的虽不是大姓却也名人辈出,唐朝有个诗人叫祖咏。我摇头说只知道李白杜甫,不知道有叫祖咏的。祖强想了想说这个诗人确实名气不够大,不过我们安徽有个唱歌的叫祖海,听说过吧?哦,就是唱《为了谁》的那个女歌手。对了她就姓祖,歌甜人美。

  祖强说他上职高学的是计算机,因此在芙蓉江电脑城里上班,工资收入也不错。这工作在我们这些在厂里干苦活的工人眼中绝对高大上,因此我对祖强佩服得很,哪天买得起电脑一定请他给我当参谋。因为当时还流行电话拨号上网,祖强特地申请安装电话,买了二手电脑,在他租的房子里就能上网。于是我不用再去网吧,而是到祖强的房间里蹭网上。

  和祖强混熟了,他让我配了一把他房间的钥匙,这样他不在家的时候我也可以到他家上网。也许是上网的时间长了,次数多了。我还真交到了一位网名叫“小黑皮”的女网友,在网上聊得很是热火。小黑皮自称是川妹子,在电脑城上班。我忙问她可认识祖强。她说不认识,再细问却原来她在市中心的百脑汇电脑城做拉单工作。

  我在QQ里与女网友聊得火热,自然瞒不过祖强。他有时在旁边看我聊天,还教我如何说话更能讨女孩子喜欢。我担心别像网上说的对方是个大男人装的,或是个老太婆。祖强说不会的,他能感觉到对方确实是个小姑娘,也一定是个川妹子,因为她在聊天时用了很多四川方言,而且文化不会很高。

  我说文化不高,颜值高就行,都说川妹子水灵。在祖强的指导下,我和小黑皮越聊越热火,终于相约在线下见面。小黑皮说她上班忙,如果我愿意可去百脑汇找她。和祖强一说,祖强说他周三下午正好去百脑汇拿货,我们一起去看看。

  为了与祖强同行,我特地和别人调了班,到了百脑汇电脑城,并在一家品牌电脑公司代理店找到小黑皮。还真是“见光死”。这位川妹子,貌似十八九岁的样子,只是人黑且瘦,个头也不高。怨不得叫“小黑皮”!我真的很失望,不过我还是请她与祖强一起吃了饭。相互留了手机号码,邀她有空去我们那里转转,我们公司旁边的长风公园很大,景色也不错。

  回到住处,祖强说他能看出我的失望,不过他认为那川妹子虽然容貌平平,但是个过日子的人,也配得上你郝运来。我对祖强很尊重,也很听他的话。尽管很失望,我还保持着和小黑皮的联系。一如既往的网上聊天,不能上网就用手机短信聊天。

  ●我和祖强住的是个大杂院,房东为了多收房租,楼上楼下临时建了十几间房子租给我们这些外来人员。因此进进出出来大杂院内租房的人很多,我和祖强算是老租户了,看着很多人住进来,又有很多人搬走。桃花和她的女老乡搬进来时,正是阳春三月,我们都说院子里终于来了大美女,看谁能走上桃花运。

  我曾强烈建议祖强去追桃花,要不她那个老乡也不错。祖强直摇头说不追,感觉那桃花举手投足有点风尘女子的味道。我问啥叫风尘女子,祖强让我问“度娘”?后来,我才知道祖强已经和电脑城里一位姓劳的苏北打工妹恋爱了。我说姓劳的、姓祖的都不多,恰好恋上,你们真是绝配。

  桃花在一家说大不大的酒家里当服务员,因此上班比较晚,当然晚上回来的也很晚。我有时休息会在祖强屋里上网,能看到梳洗打扮后的桃花从门口走过前去上班。这天她又经过门口,听到了QQ的“嘀嘀”声立刻停下脚步,吃惊地问:“你这电脑能上网?”我指了指桌上的电话说当然能上网了。

  桃花惊喜地进了屋,试着点开了一个网址,说我有空来上网。果然,桃花休息或是上班前总会喊我上网。我虽和她说那不是我的,是人家祖强的,但每次都是有求必应。哪怕是我出去有事,也会把祖强的门打开供桃花上网。

  桃花比我大5岁。从做男女朋友到住到一起都是桃花主动,我们如胶似漆地度过了一个粉红色的夏天。正当邻居老乡都羡慕胖“冬瓜”癞蛤蟆迟吃到了天鹅肉。却不料一天下班回家,才发现桃花居然搬走了,还偷着把我存折内的3000块钱取走了。有天一个人用桃花的QQ和我说桃花是他的老婆,他是做厨子的,说我再勾搭桃花,一刀下去让我当“太监”。

  我一下子懵在那里了,心想这桃花不是说没男友,单身吗?我说桃花是我老婆,是你拐走了我老婆,还偷了我的钱。二人网上吵得不过瘾,约好在苏州河边单挑,并定好了具体时间和地点。

  上学的时候,看到过家住在镇子上的一些学混子,为了女同学争风吃醋打架,没想到在上海我也会为女人打架。不管桃花心里真爱谁,不辞而别还偷取了我的钱,但作为男人我不能装孬。我们说好单挑,我相信和谁打架都不会吃亏。后来想我个头矮,遇到大块头可能会吃亏!对方如果真是厨师,带刀了咋办?慎重考虑后,我把从老家带来的双节棍找出来,别在了腰里。

  等到了“决斗”的地方一看,对方说话不算数,多叫了两个帮手。一个凑合能对付,三个和我年龄不相上下的小伙我肯定打不过。可我又不能转身逃跑,掏出双节棍准备玩命。危急时刻,祖强带了三个朋友赶来了,对方一见我们人多,怕吃亏很知趣地跑了。

  原来,我电脑未关,祖强看到了我QQ聊天记录,一边骂我浑球,一边又叫了三个朋友赶到了我们约架的地点,才没打起来。祖强说为桃花那种女人打架太不值了!放着挺好的川妹子不追,找那个见钱眼开水性杨花的人。

  我苦笑说川妹子已经没戏了。有天小黑皮在QQ上和我说话,是桃花和她聊的天。小黑皮问桃花是谁?桃花说是我老婆。小黑皮当即就把我拉黑了,我也没解释,也没法解释,也不想去解释。当时桃花确实和我住在一起,我总不能脚踩两只船吧。祖强说了一声胡闹!却也无力回天。

  ●2003年的春节,我本来是计划带桃花回老家见父母的,结果桃花连人影都没了。由于叔叔婶子的大力宣传,亲戚邻居都知道我春节带老婆回去,没想到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哪有颜面回去见江东父老啊!

  祖强因为女友一家人都在上海过春节,也没回黄山老家。一起过春节的哥们都说我人瘦了,原来的胖冬瓜变成瘦黄瓜了。人也变得不爱说话,原来喜欢咋咋呼呼,如今半天不吭一声。祖强说都是被女人害的,为情所伤。朋友们忙敬酒劝我天涯何处无芳草。

  春节过罢不久非典肆虐。等宣布战胜非典,我也彻底从那场感情挫折阴影里走了出来。祖强搬家到一个小区内,和他的漂亮女友同居了。去他家玩的时候,时常能碰到和他们同住两居室的祖强女友的妹妹——他未来的小姨子。我私下和祖强开玩笑说能不能把他小姨子介绍给我,我们做连襟。祖强摇头说你迟到了,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不过我这个小姨子对你印象还真不错,上次还问我你有没有女朋友,打算给你你介绍一个。

  不久的周日,祖强发短信说他小姨子准备把那女孩带到他们家,让我打扮一下过去见个面。我先到的祖强家,在他们夫妻的建议下,又把自己捯饬了一番。等祖强小姨子带那女孩进门时,我和祖强都愣掉了。那女孩也是吃惊不小,掉头就要走。劳氏姊妹好说歹说她才进屋却一声不响。

  事情就那么巧,祖强小姨子给我介绍的女孩正是我当初在网上结识的女网友那个川妹子小黑皮。因为都在市区百脑汇里做“电脑贩子”,彼此又有业务联系,所以祖强的小姨子和小黑皮认识且关系还很亲密。

  那顿饭开始气氛很尴尬,到底祖强反应快,应变能力强。说去年夏天住在北新泾时,很多人都到他住处上网。有个小子蔫坏,趁郝运来不在说他是郝运来老婆,我经常提醒不聊天就退出QQ,他就是不听。结果闹出乌龙事件了。

  这时劳氏姊妹才知道原来我们早就认识。忙说你们经历误会波折后再度重逢证明缘分深啊。祖强的机智把我与桃花的事暂时给掩饰过去了,我与小黑皮再续前缘,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她真实姓名叫赵晓莉。

  ●经过与桃花和赵晓莉的对比,我才彻底弄清楚女孩的好坏差异来。桃花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想方设法让我给她花钱,逢节日必要礼物,吃饭最好天天下饭馆,穿名牌,买高档化妆品,每天还要敷面膜,搞的自己像个妖精似的。我曾说桃花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不该找我这工薪族,应该找老板才对。想来和桃花分手真是我的福分,让那个我与约架的厨师伺候她这个大小姐吧。当然,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赵晓莉还是从我的哥们口中约略知道我确实谈过一个叫桃花的女友,还知道我和人决斗的事,打趣说我是纯爷们。

  赵晓莉似乎对吃穿戴不那么讲究,有时我请她到饭店吃饭,还劝我不要大手大脚。也许因为觉得赵晓莉人品好,我发现她似乎比一年前见面时人长得高了,也丰满了许多。赵晓莉说她哥哥和老乡同事也这么说。

  这时我才知道,赵晓莉有两个哥哥都在上海,在机场做装卸工,听说还是两个小头头。赵晓莉带我去见她哥哥,遭到两个大舅哥的共同反对,理由是他们觉得妹妹本来就矮,不该找我这个海拔也不够高的人。反对是反对,当赵晓莉真的和我在一起了,他们还是认下了我这个妹夫。

  当我和赵晓莉结婚后,第一个孩子五岁时,我上班的印刷厂倒闭,我的大舅哥帮我介绍到他们公司当装卸工,一直到今天。有意思的是祖强和劳姓女孩结婚后有了孩子却还是离婚了。而我和赵晓莉却恩爱如初,还有了二孩。虽然压力有点大,我累并快乐着。还是老话在理:丑妻是一宝啊!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一周
   第03版:倾诉
   第04版:健康
   第05版:东方社区周刊
   第06版:禁毒
   第07版:民生
   第08版:写作
找了个川妹子老婆
遗失声明
助学帮困慈善拍卖公告
东方城乡报倾诉03找了个川妹子老婆 2019-11-08 2 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