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倾诉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车间里的情与爱
  口述/景辉 文字整理/飞侠

  情事

  倾诉与聆听,城市人的情感故事。

  请勿对号入座。

  我难忘的一场情感经历

  想到了人生的尽头,我们就不用患得患失,可以轻轻松松、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了。

  ●随着微信、QQ等手机社交平台的深入人心,人们互相联络方便的同时也能迅速掌握各种资讯。我就是在微信群知道了单玉梅的死讯。她是我的同事。

  玉梅比我小14岁,去年才44周岁,唉,岁数不大就撒手人寰,留下了她还没成年的儿子潇潇和老公意辉。她走得如此匆忙,从住院到病逝仅仅两天不到的时间,快得让人措手不及,都没有来得及跟她最疼爱的儿子潇潇和我们这些相交甚笃的老同事见上最后一面,真是世事无常呀!

  意辉和玉梅同岁,他俩跟我都是同事,儿子潇潇今年才15岁,正在念初二,明年就参加中考了,少年丧母,对他人生是个重大的打击。玉梅身体素来健康,别说慢性病了,连感冒发烧这类小毛病也很少得。后来听意辉说起:玉梅在病发前一周总说自己头晕,而且也经常头疼,于是意辉提醒她去附近的中心医院检查一下,可我们厂前段时间工作比较繁重,她不好意思跟人事科请病假,再加上她对自己的身体素来大大咧咧的,也没太在意,这就使病情又耽误了几天。直到实在头晕得都站不稳了,别说工作,说话都困难了,这才引起了意辉的注意,于是亲自带着她到了中心医院看病。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做了脑CT,结果竟然得了脑瘤,夫妻两人还没来得及从震惊中缓过来,紧接着又是一个更大的打击:经过医生进一步诊断,得出的结论是恶性脑瘤!

  这个病非常麻烦,于是夫妻两人尽管没有缓过劲来,但也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当天玉梅就办理了住院手续,并打算住院几天后等待手术治疗,哪知第二天就匆匆离世了。

  意辉是我们厂的调度员,本职工作很忙,那一段真是累坏了,自己没从失去爱妻的打击中走出来,还要安慰儿子和在外地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同时要及时处理玉梅逝世后开追悼会等等善后事宜。我作为车间主任和一直受他俩尊敬和信任的兄长,当仁不让地站出来帮意辉料理种种善后事宜。

  当初意辉和玉梅相识相恋,我可是月老呀。当时我32岁,是车间的工程师,而刚满18岁的意辉刚进工厂不久,还是一名学徒工。小伙子是安徽安庆的,虽然学历只是初中学历,但他聪明好学,再加上手脚勤快,嘴巴又甜,性格开朗,所以我们都很喜欢他。在这些老员工之中,意辉除了他师父,就属对我最亲热了,因为他一有什么技术问题就跑来请教,而我也从来不会不耐烦,总是一遍一遍给他指点,教他方法,这让他心怀感激。在他心中,也许觉得我这个工程师不但学问大,学历高,而且对待学徒工不歧视,态度好,人品没得说!

  所以我对意辉说话特好使,只要是我关照的事情,他鞍前马后从不抱怨,连他师傅老章都嫉妒得要命,我也投桃报李,常请他周末去我家吃饭。我当时刚结婚不久,没和父母一起住,有自己的房子,每到周末看到意辉这个光棍呆在宿舍没地方去,无聊得很,便请到我家凑凑热闹打打牙祭。

  转眼过去了三年多,意辉早已转正,这时21岁的玉梅来到了我们厂。高中毕业的她来自安徽黄山市休宁县,就像她的家乡有清丽秀美、风姿绰约的黄山一样,当时处于人生花一般年纪的玉梅明眸皓齿,秀发披肩,1.7米的身材婀娜多姿,一身朴素的蓝色工作服也藏不住她娇美的外貌,乍一看像个模特,不像一名生产线上的普通女工。

  ●正所谓好女百家求,玉梅一来到一向阳盛阴衰的工厂车间,仰慕者纷至沓来、络绎不绝,而生性内向朴实的她并没有沾沾自喜,始终跟着章师傅踏踏实实学习。这时从来没谈过恋爱的意辉显然动了心,打从看见玉梅这个比自己小两个月的安徽女老乡第一眼起,他就被“电”着了,对她立刻有了感觉,好在他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同样拜师章师傅,是同门师兄师妹,又是老乡,于是意辉一天到晚没少在玉梅面前晃悠,骑士般等候玉梅的各种吩咐和差遣。

  有句话说得好:因为在乎,所以卑微。正因为意辉刻意想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好印象,所以本来性格开朗外向的他反而在玉梅面前放不开了,想时时表现却处处夸张更显得不伦不类,给人以哗众取宠的感觉,让玉梅生出了反感。连同情意辉的章师傅也爱莫能助,毕竟恋爱完全是个人的事,他这个师傅也说不上话。

  于是,面对玉梅不冷不热的态度,感情初受挫的意辉特意跑来向我这个大哥取经。虽然我不是什么恋爱高手,但以我旁观者的身份,站在客观冷静的角度,给他提出了8字箴言:建立友谊,洒脱自信。

  为什么这么建议呢?我这么开导意辉:对于初来乍到陌生城市和工作环境的玉梅来说,最想要的肯定不是谈恋爱,首先是要凭自己努力工作和踏实勤勉取得成绩,从而在单位里站稳脚跟,感情的事慢慢考虑,所以那些因为她靓丽的外貌迫不及待的追求者们是没戏的。或许男人是“视觉动物”,比较注重女人的外貌长相,所以容易一见钟情,而女人与男人刚好相反,相信日久生情,她们比较注重男人的品质和内在修养,在爱情上是慢热的。

  更重要的是,玉梅不是那种浅薄和很有心计的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和前途不惜赌上自己的身体。玉梅很淳朴和踏实。所以,我让意辉别操之过急,否则和那些追求者们有什么区别?而且说实话,意辉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竞争优势不明显,一味死缠烂打,未必有效。所以,他应该先做个好师兄和好老乡,先建立友谊,关心玉梅,帮助玉梅,让她在陌生的城市有个值得信赖的朋友。我对意辉献计献策说:比如吧,当她向你说出心里话或要求时,你必须在第一时间给她正面的回应,这会让玉梅觉得你靠谱、可信、是她的忠实朋友,因此,她就更愿意与你交流,把你当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样一来她会慢慢靠近你。

  至于洒脱自信是让意辉变成“地球”,而不是像目前这样一天到晚围着玉梅转,想取悦对方,却慢慢失去自我,变成患得患失的“四不像”。我很肯定地说,女孩子都喜欢稳重、自信的男孩,只有做回乐观开朗的自己,按着自己的轨迹运转,才会吸引玉梅这个天上的女神下凡来。

  而且意辉,对待感情应该洒脱一些,不能一味勉强。可以努力的时候好好努力,剩下的就取决于爱情女神是否垂青于你、对你眷顾了,近代著名诗人徐志摩不是也说过嘛:“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抱得美人归那自然好,得不到就当结交了一个有好感的女老乡、女同事。

  ●当我把8字箴言详细解释给意辉听后,他豁然开朗了。他因为痴情玉梅的事整日茶不思、饭不香,得到我的开导当即拍着胸脯表示:景辉哥,如果我和玉梅真能修成正果,我要请你和嫂子在饭店连吃一个星期!

  从第二天起意辉果然转变了方式,再也不是那个整天围在玉梅身边转、拿棍子赶也赶不走的意辉了,而是又变回了大家熟悉的、开朗自信的他了,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着玉梅。

  时光荏苒,转眼过去了三年,玉梅也早已成为我们车间生产线上一名熟练的女工了,有好事的男职工暗暗给她起了绰号:小王祖贤。因为玉梅跟台湾玉女影星王祖贤长得有几分相像。

  就像我当初跟意辉分析的一样,玉梅果断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借口自己还小,暂不考虑感情方面的事,相反和意辉走得很近。看来意辉改变策略的办法生效了,他严格遵从了我“围而不缠”的战略,只围在玉梅周围,以护花使者的姿态出现,以师哥和老乡的名义赶走她的爱慕者,而自己绝口不谈感情,不让玉梅烦恼。意辉还总是拒绝年长女同事给他安排相亲、介绍别的女孩子的好意,这样一来,玉梅慢慢就习惯了意辉的照顾。

  男大当婚,24岁的意辉还是沉不住气了,又跑来向我取经,说他和玉梅双双都24岁了,还没凑成一对,也该采取下一步行动了,我一想也是那么回事,好吧,我就加一把火吧!

  于是,第二天我就代表我们一家三口邀请意辉玉梅周末杭州两日游,因为平时我很关照玉梅,又加上我和意辉的关系,她对我也很尊重,所以面对我的邀请他俩都很愉快地答应了。

  于是,我事先给我妻子面授机宜,总之要竭力劝说玉梅接受意辉,以撮合他俩为目标,我们在杭州宾馆住宿的当晚,我妻子带着女儿和玉梅睡一个房间,我和意辉住一块儿,一个晚上两个女人说着体己话,至于说什么我们两个大男人就不得而知了,但第二天意辉就发现玉梅瞅自己的目光好像有些变化了,变得有些躲躲闪闪,还莫名其妙地脸红。慢慢地,他发现玉梅对自己变得关注起来,平时也很喜欢打听自己的家庭情况,更让他兴奋的是:有一次工作时一个对他颇有好感的女工小娟借着商量产品的事,跟自己挨得有点近,玉梅就莫名发了脾气,一天都没理意辉,嘿,玉梅竟然吃醋了,看来有戏!

  当天晚上意辉跟我一说,我立马决定再添一把旺火!周五晚上还是由我和妻子出面,在饭店请他俩吃饭。在饭桌上意辉终于鼓起勇气站起来向玉梅示爱,正当她手足无措之际,我和妻子分别当起月老红娘,大说意辉的好话,劝玉梅先答应下来,跟意辉处处看再说。当晚意辉求爱成功,多年前埋下的爱情果终于开始萌芽。

  ●一年后他俩就结婚了,两个人和和睦睦,很少有面红耳赤的时候,结婚四年后有了乖巧可爱的儿子,一晃又过去了十多个年头,这些年无论是整个国家还是我们这个国营老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幸我们工厂没有倒闭,我也由当初的工程师成为了车间主任,还有一年就退休了。意辉成了工厂调度员,而聪明好学的玉梅也调到了厂办人事科当起了科员。岁月无情催容颜老去,我成了将近步入耳顺之年的六旬白头翁了,意辉也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小青年,而玉梅当年的飘逸长发也被时光染成了白色,身体渐渐发福,脸上也有了皱纹,再也不是当年的“小王祖贤”了。

  这些年里他们和我家频繁走动,玉梅更是认了我妻子为异姓姐妹,他俩都非常感激当年我和妻子的撮合,我们两家这些年都过得波澜不惊,日子也算是平平静静,一直到两个月前、2018年年末玉梅的遽然逝去。

  当时玉梅在病房里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意辉第一个电话就通知了我,我正在车间上班,听见他泣不成声的语调时,我简直傻掉了,就在前一周我和妻子去菜场买菜,还遇到了玉梅,她一看见我俩,就很自然地过来挽住我妻子的胳膊,亲热地叫着:大哥,嫂子!接着抱怨儿子潇潇这次考试年级排名落后了20多名,担心他中考考得不好、接着又说意辉腰疼越发厉害了、絮絮叨叨了半日,不成想这一见竟是永诀……她的音容笑貌还宛在眼前,好端端地,怎么说没就没了呢?玉梅很善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女人,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在单位兢兢业业,在家又是勤劳能干的家庭主妇,意辉能娶到她真是好福气,想当年他俩结婚时不知羡煞了厂里多少男同胞。

  玉梅这么年轻就跟意辉和儿子潇潇阴阳两隔,命运真是冷酷无情。的确,在死亡面前,我们大家都是渺小的,脆弱得不堪一击。玉梅的早逝也让我们有些明白:人总有一死,重要的不是我们何时会死,而是应该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中最特殊的一天认真努力地过好。

  玉梅病逝后,我和妻子非常伤感,继而觉得有些事应该早作准备。于是,我上周末花了两天的工夫做了一份重要家庭记事备忘录,把家里主要的经济账目罗列了一遍。我想如果自己哪一天遭遇疾病或意外,妻儿们不至于手足无措。所谓向死而生,想到了人生的尽头,我们就不用患得患失,可以轻轻松松、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一周
   第03版:倾诉
   第04版:健康
   第05版:东方社区周刊
   第06版:视点
   第07版:民生
   第08版:写作
车间里的情与爱
上海奉贤拍卖行拍卖公告
东方城乡报倾诉03车间里的情与爱 2019-03-15 2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