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专题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2月05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村的年,从准备年菜开始,开始得早,结束得晚……
■村民们聚在一起包馄饨、汤圆
■张浩爷爷打制的四喜风糕模具圆
■为迎接春节早早准备的腌肉
  在罗泾,过年是从家家户户起灶蒸四喜风糕开始的。蒸四喜风糕的日子,是一年里最甜的日子。寒冷的空气中夹杂着甜香,这是过年独有的味道。

  □记者  施勰赟

  腊月二十四,是南方的小年。这一天,罗泾潘桥村党支部书记张浩的家里热闹非凡,村民们都聚集在他家里一起准备过年的食材,蒸四喜风糕、包馄饨、搓汤圆……

  在罗泾,过年是从家家户户起灶蒸四喜风糕开始的。蒸四喜风糕的日子,是一年里最甜的日子。粳米糯米碾压成粉,混合着白砂糖、红枣、核桃,细细地堆放在模具里,压实后,放在滚水加盖的锅上蒸熟,夹杂着甜香的水蒸气在冬日寒冷的空气中四散开来,温暖而甜蜜。

  这也是张浩记忆中,过年独有的味道。母亲早早备好了过年蒸糕用的粳米和糯米,粳米要用罗泾地产的宝农34,预先泡好后,根据当年粳米的糯度来搭配一定比例的糯米。张浩的母亲龚阿姨今年已经73岁,但每到过年,她都要亲手做四喜风糕。“具体多少粳米配多少糯米我也说不清。凭经验、凭感觉,不过10斤米要配3斤糖,这样蒸出来甜度最好。”龚阿姨笑着说道,粉的粗细,料的干湿,粳米与糯米的比例都很讲究,但这些全得凭手感,打出来的粳米粉用手摸一下才知道要添多少糯米粉,很难量化到具体的数值。

  龚阿姨和她的邻居高阿姨做的风糕在潘桥村是出了名的,早在20年前,龚阿姨就和高阿姨两人搭档,于夜里准备好蒸糕的材料,第二天一早起床蒸糕,再把热气腾腾、新鲜出炉的风糕带去嘉定售卖。那时用的是土灶台,炉膛里放入劈好的柴,一人在炉边扇火,一人趁着热气,将事先装好糕粉的模具放入锅中。熊熊烈火下,几分钟一锅糕就蒸好了。“从来没有卖剩下的,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来买,供不应求。”也正是这几十年的经验,对食物的熟悉,让龚阿姨仅凭一双手就能感知配料的比例。

  过年用的四喜风糕是圆形的,象征着团圆、圆满,蒸蒸日上。 张浩回忆,以前过年,四喜风糕唱主角,家家户户都把糕做得很大,有十寸蛋糕那么大,大家分着吃。现在条件好了,糕反而越做越小,通常就做6寸够了。而早年龚阿姨做生意蒸的糕是元宝型的,两块相叠后有个很吉祥的名字叫“定胜糕”,便于一人一餐食用。不同大小、形状的糕需要用到不同的模具,像这样大大小小的模具,张家有很多。张浩说,这套模具也算家里的老古董,是他的爷爷用白铁亲手打制的。以前每到过年邻居们都会跑来借,十分吃香。一年做一次,一次要做几大块,吃不完就用刀切成条状,放在院子里吹干保存。

  过年前的农家大院总是最丰盛的,除了晒糕,还要挂上各种腌制的肉类。即便是过去物资匮乏的年代,家家户户也会把平时积攒下来的肉票一次花完,用来储备过年的食材。除了这些,还有农民们自家田里种的芋艿、山芋、玉米、花生,分门别类一袋袋装好。这些物资在年前开始准备,要从大年夜一直吃到正月十五。

  和腌肉、蒸糕一起提前准备的还有过年招待客人的“五件套”,分别是炒花生、炒瓜子、蜜枣、柿饼还有酥心糖。这些是孩子们最期待的小食,常常留不到大年夜就已经被偷吃过半。新衣服男孩子是不惦记的,在大年夜和哥哥两人口袋里塞满花生,到门口结冰的河道上放鞭炮是张浩印象最深的年味。 

  不同于其他年菜需要提前准备。有一道罗泾特色年菜必须要当天现做才最地道,那就是手打鱼圆。潘姐是张浩的邻居,也是做鱼圆的能手。大年夜当天,她早早来到菜市场,挑定一条最大的青鱼用来打鱼圆。“选鱼有讲究,青鱼越大肉越多越好,但是鱼腹要紧窄一些,这样的鱼肉瘦口感好。”虽说选鱼是关键,但功夫全在打鱼肉上面。绞碎的鱼肉混合蛋清、调味料,纯手工搅拌需要花费小半天时间。鱼肉打得好,鱼圆下锅后颗颗漂浮在锅上,熟透的鱼圆口感松软细腻,像豆腐却又鲜美无比。关火前撒上葱花,浇上热油,香味一下子就弥漫开来……“这样费力又讲究技巧的硬菜已经很少有人会做了。”张浩介绍说,过去家里条件有限,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这样一道菜,现在虽然生活条件好了,大鱼大肉都不那么受欢迎了,但看到鱼圆还是会勾起很多过年的回忆。

  像风糕一样,鱼圆也象征着团圆。而过年是张浩家难得的团圆日。在他的童年记忆中,身为乡村医生的父亲张雪泉总是忙着走村串户帮人看病,母亲一人操持家务还要忙农活,更多的时候都是他们弟兄两人独自在家,相互为伴,晚餐都难得一家人一起吃。

  心系乡亲的父亲,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随时待命。不论寒冬酷暑,黑夜白天,只要乡亲有求助,张雪泉就会背着医药箱出门为人治病,一去就是大半天。半夜里,如果家里的小白狗突然叫了起来,就代表着有人要敲门了。“大年夜即使有人生病了,也会尽量等着到第二天再来求医。这是一年里父亲吃得最安心的一顿饭了。”乡村医生除了上门看病,还需要为全村老小打疫苗,过去的人们对疫苗有抵触情绪,张雪泉就背着药挨家挨户地做思想工作,甚至把疫苗带到农忙时的田里为乡亲们接种。因为他的无私付出,这些年积攒下来不少荣誉证书。张浩知道,这些证书都是父亲的宝贝,承载着父亲这些年为村镇无私的付出。父亲背着医药箱,深一脚浅一脚踩着乡间泥泞的小路,渐渐消失在他视线的情景,张浩仍历历在目。而父亲这份无私的爱乡情怀也深深印刻在了张浩心里。

  2005年那年,村里的老书记即将退休,看着张浩长大的老支书有意让他到村里帮忙。那时的张浩有自己的生意,生意好时一个月的收入可以抵普通人一年。但他还是没有太多犹豫就放下生意,来到了村里为村民服务。近几年,潘桥村通过美丽乡村建设,村容村貌越变越好,人均收入也年年上升,2018年人均年收入已达到4.5万元,比 2017年增长了6000元,在罗泾镇各村人均收入排名靠前。潘桥村2018年度上海市无违建先进居(村)创建成功,144户村民在他的带领下,自愿拆除了9734平方米的违章建筑。

  拆除违章搭建是件得罪人的事,很多村干部提及此事都觉得头痛。但张浩敢说敢做,一直把村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他,这一次做了件“让老百姓肉痛”的事。有村民反对,他就反反复复上门做思想工作,一次做不通就再去一次,最多的一户人家他跑了足足七次,最终以理服人,感动了百姓。“我不怕走到老百姓家里,家家户户我都走得上。”张浩坦言拆违章让老百姓少了一份收入,但从长远考虑这又是必须要做,最终利民的事。从张浩家热闹的过年情景来看,村民们显然没有记恨他。“张书记虽然拆了我们家的违章搭建,但是他先拆了自己家的,还没有拿村里一分钱的补助,硬气。”村民王阿姨过来接话,以前过年,看着村里来来往往很多陌生面孔,心里总有些忐忑,如今违章搭建拆除了,房子不出租了,每天见到的都是熟面孔,过年也总算过得踏实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专题
   第03版:专题
   第04版:专题
   第06版:专题
   第07版:浦东
   第08版:特稿
种菜人、卖菜人,一年忙到头,但心中有憧憬,哪天不是过年呢?
“哪儿有家啊?” “这就是家!”
乡村的年,从准备年菜开始,开始得早,结束得晚……
东方城乡报专题04乡村的年,从准备年菜开始,开始得早,结束得晚…… 2019-02-05 2 2019年02月05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