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专题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2月05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哪儿有家啊?”
“这就是家!”
一个95后留学生的回乡感受
■潘赵聪在新居阁楼阅读韩语书
  他曾信誓旦旦地说要吃遍异国学校附近所有的小吃店。但渐渐的,他的中国胃开始怀念起除了泡菜、炸鸡、海鲜之外的味道,身处异国他乡的他也逐渐体会到孤独和思念的滋味。直到春节回国,才明白,和家人团聚的时刻,是那么珍贵。

  □见习记者  赵一苇

  在广藏市场饱餐一顿后,潘赵聪和同学们一起沿着清溪川漫无目地走着,与面容精致的“小哥哥”“小姐姐”们擦肩而过,“去哪儿逛一圈吗?”“明天还有早课,还是回宿舍吧。”“好吧,那回家吧!”听到同学们的对话,潘赵聪突然百感交集,感慨道:“哪儿有家啊?”那是潘赵聪在韩国留学的第一年,那年春节,由于学制限制,他没能回家,韩国饭馆老板送了他一份饺子,他带回宿舍独自享用。

  2015年,出生在嘉定区嘉定新城(马陆镇)新联村的潘赵聪刚满18岁,高中毕业的他决定去韩国求学。由于没有韩语基础,他需要先在首尔市的建国大学接受语言培训。刚去首尔那会儿,潘赵聪就像一只放归山林的小鸟,曾信誓旦旦地说要吃遍学校附近所有的小吃店。但渐渐的,他的中国胃开始怀念起除了泡菜、炸鸡、海鲜之外的味道,身处异国他乡的他也逐渐体会到孤独和思念的滋味。

  2018年,潘赵聪顺利申请到了韩国本科入学资格,进入东国大学就读国际贸易专业。恰逢学校寒假,中国春节来临之际,潘赵聪1月中旬便回了国,早早与家人团聚。“春节假期走亲访友的活动和饭局排得满满的”。说起今年的春节,这个穿着高领毛衣、留着韩式发型的95后少年眼里透着兴奋,似乎并没有受到流传于同龄人间的“春节社交恐惧症”的影响。

  潘赵聪在农村度过了少年时期,虽然之后和爸妈一起住进了城里的商品房,但每个周末仍会回爷爷奶奶家吃饭。寒暑假期间,爸妈会将他交给祖辈“看管”,他对农村生活记忆犹新,尤其是过年。

  农村过年的气氛很热闹,亲戚朋友都会聚到爷爷奶奶家,搬条长凳坐在水门汀前,磕瓜子、剥“长生果”,聊天晒太阳。一个下午,遍地果壳。在屋外坐着冷了,潘赵聪就躲去老虎灶头后面烤火,顺便烘几个自家种的山芋。过年前,祖父母还会做白糖猪油糕,象征新的一年“蒸蒸日上”,分给同宅的邻居。走油肉是他们家年夜饭桌上必不可少的菜式,也是潘赵聪爱吃的食物。但他最爱吃的还要数奶奶用土灶蒸出来的炖蛋。不放蛤蜊,也没有肉末,单纯敲6个鸡蛋,放在搪瓷碗里,炖熟之后淋一勺酱油,异常简单,但他却觉得这碗炖蛋代表着家的味道。春节前,乡下还要举行祭祖活动,爷爷奶奶会砍两根甘蔗绑上红丝带,倚靠在大门口,在方桌上摆上各式菜肴,沿着桌边摆上一圈酒杯和烫好的筷子,倒上热好的黄酒,点好蜡烛,烧一锅锡箔,放上蒲团,家人轮流跪拜祈福。

  但这一切都成了回忆。就在他出国留学的前一年,老家拆迁,这些年间,他每次回国都能感受到家乡飞速的变化。他见证了小时候居住的地方从被夷为平地到打下地基,从毛坯房到精致楼盘,如今高楼林立。曾经走过无数遍的水泥小路也成了双向4车道的柏油马路。2018年8月,潘赵聪和父母乔迁新居,搬进了立新路附近的农村集体住房。三上三下,带一个阁楼,爷爷奶奶就住在楼下。前些日子,潘赵聪和几位高中同学相约出去玩,回程时竟迷了路,只好打电话求助父母,开着导航这才回了家。“变化实在太大了,自己家都找不到了”,潘赵聪自己也惊讶不已。

  搬进新居后,今年春节的祭祖活动精简了不少。以前,潘赵聪一直觉得祭祖是一种封建迷信活动,如今他却对此多了一份理解,“就像《寻梦环游记》里那样,用一种仪式去表达家人之间的思念和牵绊。也许是因为这些年一个人在韩国,才有了这样的感受吧。”

  今年,潘赵聪的年夜饭是在嘉定新城新开的一家酒楼吃的,餐桌上有潘赵聪爱吃的走油肉和炖蛋。虽然不再是土灶的滋味,这个新年过得也比以往更为平淡,但潘赵聪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跟家人团聚的时光。“这就是家,不是吗?”潘赵聪反问道。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专题
   第03版:专题
   第04版:专题
   第06版:专题
   第07版:浦东
   第08版:特稿
种菜人、卖菜人,一年忙到头,但心中有憧憬,哪天不是过年呢?
“哪儿有家啊?” “这就是家!”
乡村的年,从准备年菜开始,开始得早,结束得晚……
东方城乡报专题04“哪儿有家啊?”
“这就是家!”
2019-02-05 2 2019年02月05日 星期二